-->

一夜未眠

昨天,不,是今天! 今天凌晨0点30分左右google开始他的IO大会,作为google脑残粉怎么能不去看直播么!
不过如果你以为我会在本文写很多高大上的东西 那你就错了,其实本文就是单纯的流水账,记录我的这晚上是如何度过的。因为IO大会的内容我也是后来才明白,这时候就会感觉英语好是多么的重要!
本计划应该是晚上10点到达会场,但是有玩ingress的小伙伴邀请我们(我和邻居学校的伙伴,也玩ingress-我们就是通过这个游戏认识的)一起去吃饭,所以原本计划吃饭之后再出发的我们 在大概5:50的时候就坐上公交车去和小伙伴们回合了。

win10连接到FTP

其实有主机的应该都知道吧,连接之后就像网上邻居一样,用起来简直好太多了,比其他FTP工件爽很多。这个好像不分你的主机系统,我的linux的也可以
不过win10已经没有了网上邻居,用“网络”替代了,就不多说了,图说明了一切。
第一步:
点击“网络”,右键选择”映射网络启动器“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在之前我想过很多关于以后的事情,关于我毕业之后的去向,当然现在都已经忘记了曾经的想法。
  我们不能拒绝成长,也同样无法拒绝前行,前面的路不管是怎样的都要走过去,这时候拖延症也显得那么无力。
  那遥遥无期的毕业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着我走来,我试图去推开,也试图去拥抱,它就是那么不紧不慢的朝着前面的方向。

  小学毕业的时候

那时候是很开心的,当我在我后来的初中的一个教室里做完做后一份试卷的时候,我知道:我可以好好得玩一个假期了,这将是一个没有作业的假期,我们农村那时候也没有什么补习班,每天吃完饭之后就到处跑着玩,虽然每天差不多就那几个人一起玩,不过还是很开心,

时间雕刻出棱角

其实我小的时候很不喜欢拍照片,当然现在也不怎么喜欢拍照片。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让别人拍的话呢会很丑,可是自己拍的话还是那么不帅!
所以我现在发现我十几岁的照片几乎没有,十岁以下的照片我倒是找到了一张,还是当时学校组织一起照下来的,蓝色的底色。
其实现在我还大概可以回(猜)想(测)起当时的情景---我只知道学校组织拍照,可是我不喜欢拍照啊,没办法就只好给你们来一个还算酷酷的姿势好了~

奇怪的梦

今天又有一个梦,到现在记得还很清楚呢。不对,我记得清楚的只是梦的一部分,另一部分记不得了。
我梦到我正玩得好好的时候突然天空出现一堆空降兵,这是我跑向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可是空降兵同样马上也要在那个地方着陆了,这是我突然想起很多电影里面的镜头-地下是安全的也是最重要的。
于是我找了一口废弃的矿坑沿着绳子滑了下去,为了躲避他们,我就潜水看这上面是否有人,先后有两个人向矿坑查看,其中第二个发现了我躲在里面就像里面开枪,我也不能等死啊,就先开枪把他打死了(我也不记得那会的枪是哪来的了)。

五一劳动节-蓝军在行动

虽然我是绿军,不过面对这么叼的蓝军行动还是要转一下的。何况记录的很详细。

本po来自: +Norris Hua 的分享,以下为正文(文后附有照片):

3月15日,济南蓝军在黄河聚会,在天津蓝军@liumangmang( +Liu mangmang​​​ )的配合下,当日完成了链接济南和天津的一一系列Control Field,送了到场蓝军每人一张黑牌。
4月3日,济南蓝军@samuelsong( +Song Samuel​​​ )、聊城蓝军StarGazer利用济宁@endymionoctl( +Endymion L​​​ )的key,建立了覆盖大半山东南部的潍坊-聊城-济宁Control Field。
4月18-20日,济南蓝军@xiaomachine、@lxcnc( +LIU XIN​​​ ),北京蓝军@Yaksa先后建立了三层唐山济南东营的CF,覆盖了河北东部,山东东北部地区。

如何剪指甲?

我今天发现我妹妹剪指甲的方式不对!
今天给妹妹剪指甲的时候 她已经自己把一个手的指甲剪好了。
这是我发现她习惯性的把指甲能剪的部分全部剪掉了-就是指甲和手指接触的末端。
而我好像很看不得这种做法,每每看到有人用这种方式剪指甲的时候,就会觉得这是在虐待自己,不过好像实际上人家习惯了也觉得很舒服吧。
可能你会觉得这是一种正确的剪指甲的方式,可是我不这么认为。

特别说明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以往文章的图片无法显示,请谅解。

标签

生活纪实 (191) 感想 (114) ingress (54) 软件 (49) 小诗 (35) 梦境 (28) 教程 (21) 科幻 (21) 体会 (20) 杭州 (11) blogger (5) wordpress (5) Google adsense (4) Google voice (3) Chrome (2) Tensorflow (1) 谷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