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浸视界》剧情简报】(2/13/14~2/19/14)

以下内容来自Ingresscn.comhttp://ingresscn.com/wiki/zh:%E5%89%A7%E6%83%85%E7%AE%80%E6%8A%A5:2014%E5%B9%B4:2014%E5%B9%B42%E6%9C%88

2/13/14

《浸视界》报告第45期。本期报告的主要内容有:扫描器成就系统中“充电者”(Recharger)奖牌的更新;扫描器中连位符序列追踪机制的更新预告;对上周“递归”拉斯维加斯战场战报的回顾,抵抗军取得了胜利,而Klue在现场对抵抗军进行了演讲。Susanna也揭露了有关“XM古物”的最新情报,“XM古物”可能与人类自古以来所寻求的“永生”有关,而且似乎亚历山大大帝也尝试过寻找他们,然是人们普遍认为他失败了,然后于32岁死于巴比伦。由于这些“XM古物”似乎散布在世界各地,目前Hank Johnson开始协同特勤们进行着区域搜索。根据目前的情报可知,他们似乎希望利用一些门泉在制定的时间内获得这些古物,而更新一步的情报仍在调查之中;之后是一些战报。在报告的最后,一段5秒的视频黑入,视频中Susanna似乎在拉斯维加斯的一栋建筑中,正赶往某处,而背景音频中她说道“我们不能真的告诉他们这里发生了什么,否则我们将失去已经获得的帮助”,回应者说了一句话,但是由于声音经过处理,无法辨别。

[VID]


2/14/14

X发布一张当天早上收到的一张匿名发来的Tycho图片。X不知图片意义,他怀疑可能和明天(15日)的异常事件有关,Tycho,亦或Hank或Mazz会出现么?
 注:根据特勤的对比和研究,图片上出现的女人应该是Devra Dogdanovich,而她所在的地方应该是

斯洛伐克的石口兹漾岩洞(Škocjan Caves)。

2/15/14

“递归”迈阿密等战场直播开始。抵抗军获得胜利。[POST]

2/15/14

X针对昨日最后黑入报告的那段视频发起讨论。

2/16/14

国家情报局一份共两页网络聊天监听稿的第一页泄露,通讯双方为Yuri Alaric Nagassa和Stein Lightman。Stein说自己正在重读Hank对于十三马格努斯的一些理论,并引用了其中一段。引文中,Hank说一首原住民的歌谣能够解释青铜时代的人们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如何判断该去何方。歌词这样说:“脑海中旅行,领航在大地”。Hank由此推断当时的人们通过对关键词的替换来达到加密的作用,由此隐藏他们的真正目的地。随后Hank引用了古希腊金羊毛的传说来佐证他的这一理论,认为它寄托了当时地中海人民对亚洲广袤麦田的向往;九头蛇典故的源头可能来自一个部落由于侵略而成倍壮大的规律;而《奥德赛》中的海怪斯库拉和卡律布狄斯则分别是锡和铜的隐喻……对此,Stein认为可以把塑造使连位符以及“自毁代码”与这一理论联系。Yuri也认为用这一理论进行类比很有趣。随后Stein猜测海伦可能“并不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而是世上最美的想法”,“而这种想法最终导致了特洛伊的毁灭”,Yuri则跟随他的观点,说这次毁灭造就了之后“阿涅阿斯的崛起”,并接着说,索菲亚·谢里曼当时找到的“海伦的珠宝”之中可能就包含着连位符。Stein反问Yuri“你难道是说海伦就是特洛伊木马”?Yuri则答道虽然这看起来很疯狂,但是这可以用来解释有关奥德修斯的事情。Stein由此总结Yuri的观点——“特洛伊的毁灭可能造就了意识的觉醒”,而要证明一点,就需要找到“忒勒马科斯(注:奥德修斯之子)失落的旅程”的资料。Yuri于是说Hank可能就是在寻找这个。
X说他还没有完全弄懂他们这段讨论要说什么,因此他开始寻求埃塞克斯行动的成员以及其他特勤对此展开讨论,看看这段对话与以前的材料有什么关联,而X也表示自己将尽力找到通讯的后半段。[DOC]

2/17/14

国家情报局对Stein Lightman和Yuri Alaric Nagassa网络聊天监听稿的后半段流出。Stein紧接着Yuri的推测,认为Hank这次可能去了很多地方,Stein随即考察了一下Yuri是否了解亚历山大大帝进入亚洲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Yuri引述希腊历史学家普鲁塔克《亚历山大的一生》(Life of Alexander)中的一段话,引文中说亚历山大大帝到达伊利昂(注:也即特洛伊)之后,祭祀了雅典娜,并向古希腊英雄们祭酒。根据古时的习俗,他给阿喀琉斯的墓碑涂上了油,与他的随从一起绕着墓碑进行了裸体赛跑,并在墓碑上放了花环,以此宣告英雄生得快乐,死得荣耀。当亚历山大准备前往高处俯瞰古城全貌时,一些人问他是否想要看看“巴黎的七弦竖琴”,他说“我并不太关心七弦竖琴,但是我很高兴知道阿喀琉斯用它来歌咏英勇之人的事迹”。Stein对这段文字中的关键字进行提炼,并问这些词语都真正隐射了什么。但Yuri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并说Stein是不是认为Hank去了特洛伊,但Stein说Hank更可能去的是亚历山大大帝故事结束的地方,也即巴比伦。Yuri随即表示那么Hank就该要下水找了(注:古巴比伦已被海水淹没)。Stein则打趣说“好像这种事情会难倒Hank一样”,并说他还不清楚以上的线索中他们应该专注研究哪些,Yuri认为所有都需要考虑。最后Stein给Yuri留了一段史学家迪奥多罗的文字供其研究。引文的内容也是关于亚历山大大帝的,在利西亚,他看到一个刻有古代符号的铜板自喷泉中喷涌而出,铜板上的符号预言了希腊人有一天会将波斯帝国摧毁。正是因为这个预言,亚历山大加快了对亚洲海岸线上国家的征服。Yuri猜测那些符号会不会是连位符,但Stein表示这得问Hank。
X根据他们的讨论,认为带出了一些我们一直追寻的东西,也即“古物、亚历山大的远征、文明兴盛与衰落的预言、Hank Johnson、ADA以及对永生的寻找”,但是我们还不清楚它们之间的联系到底是怎样。X这次给了大家两个讨论的主题,其一,Hank也许正利用亚历山大的一生和他的历程作为一张地图来回到过去,因此也许可以由此推断出,除了阿富汗和柏林,他最近去了哪些地方;其二,我们如何将以上出现的这些线索联系起来,组成一幅完整的图景? [DOC]

2/17/14

智科研究公布了一份四页的“XM古文物”实验室分析和预测报告,报告对XM古物进行了较为详细的分析。在概述中,报告说总共有17个XM古物散布在各地,而根据目前的情报,可能这些远古文物收到了XM的影响。Hank Johnson和ADA可能希望利用它们的力量通往永生。随后报告分别就古物的特性,古物的发现、运输和获得,古物的移动,对“递归”异常事件的控制五个方面进行了详细说明:
 古物的特性

“古物”指的是由古代敏感者特别制作出的物品,他们学习到了发掘XM作用的知识,而这种知识在我们的现代文明才得以再次发现。许多古物通过递归经受了时间的流逝,由工匠们在人类的不同时代中重新制造出来。

古物的发现、运输和获得

在“递归”系列异常中的每个异常点,都会有一个或多个古物出现,同时也会有一个“目标门泉”限时出现在异常点所在城市或其周边,这个门泉归属于成功控制该异常点的阵营,该门泉用于为胜利阵营接收并保存出现的古物。报告预测目标门泉将会出现在异常点所在那周的周三到周五(以GMT计时)。古物将在门泉中通过链路传递,不限门泉的阵营(注:根据官方随后的补充,门泉必须为八级),一旦古物在规定时间范围内达到目标门泉,它将会被锁定。而任何可活动的古物(注:也即没有传递到目标门泉的古物),将会随着目标门泉的消失而冻结,直到新的目标门泉出现。
报告随后指出了最后两个异常事件的特别规则。在倒数第二个异常点,也即博尔德异常事件,目标门泉将出现在3月24日,并在25日恢复到普通状态。而在26日,大量新的古物将会出现,而没有目标门泉在这一天出现,而且“所有古物都将‘激活’并可以移动”(注:应指该日出现的古物以及之前未到达目标门泉的古物)。在29日位于洛杉矶和柏林的异常事件结束后,“柏林的(目标)门泉将归属于在欧洲胜利的阵营,洛杉矶的(目标)门泉将归属于在北美洲胜利的阵营”。

古物的移动

古物将在整点或接近整点的时刻移动,报告预测在接近“递归”异常事件高潮的时候,它们的移动周期将会缩短。如果特勤们采用“人为的方式”干预古物的移动,古物将会失去稳定性,并跳回到之前的门泉,而如果古物位于“不适当的门泉”时,也有可能失去稳定。所谓“不适当的门泉”是指虚假或不稳定的,并非位于公共区域的门泉,或者是被认为不安全的门泉,或者其他违反门泉指南规定的门泉。

对“递归”异常事件的控制

最终控制更多数量古物的阵营将能够控制“递归”系列异常事件,以供ADA/Klue或Hank Johnson使用,但是他们将如何使用这些古物尚不得而知,而也有可能两个阵营控制了相同数量的古物。
[DOC]

2/18/14

第一个XM古物出现在西班牙地区的“科尔多瓦主教座堂”(Mezquita - Córdoba)门泉。而目标门泉为迈阿密地区的“迈阿密公共艺术椅”(Miami Public Art Chair)门泉。

2/18/14

Devra Dogdanovich发布帖子,附言:
 我得到了一些令人不安但未经确认的报告,称《浸视界》扫描器中出现了一种新的连位符程序。这些消息必须得到确认。我们必须对这次信息泄露提供指引。虽然这些东西仍存在争议,但我的官方警告是,你们必须谨慎使用连位符。
在这条帖子下特勤们的讨论中,OLW也发布了两条回复,依次为:
 Devra……你和往常一样那么紧张,不是么?这让我想起了我们在能立方问题上的小口角。那好像已经是一个世纪前的事了。
 我们都想念Carrie Campbell,如果她确实已经远去。但是,我们必须密切关注的是无限,为了更广阔的图景。放手吧Devra……抵抗军给你带来了什么。放手吧……
而且我们也一直在监视你的实验。你不可能造出疫苗的。那不可能。放弃吧。放手吧。你紧抓着的目标并非真实。
随后,特勤JoJo Stranton提到了有特勤正在利用调查问卷收集连位符所携带的信息之后,Devra说道:
 这将大有裨益。但是我重申应谨慎对待连位符。敏感者可能将处于危险之中。
[POST]

2/18/14

X放出一份简报文件,简报的发布机构被涂黑,简报的标题为《有报告称塑造使连位符出现在了<浸视界>扫描器设备中》(SHAPER GYLPHS REPORTED DISCOVERED IN INGRESS SCANNER DEVICE)。简报称,工作人员正在确认一些连位符序列侵入扫描器的情况,这些序列伪装成了用以提高黑入门泉效果的工具,而特勤们将会暴露在这些连位符系列面前。这些连位符序列代码可能是OLW在琥珑环球工作期间发明的,但工作人员也在调查其他可能性。简报提醒特勤们,暴露在塑造使连位符面前是危险的,并随之引述了Carrie Campbell之死和Klue之前的事件。简报最后表示,虽然利用连位符系列似乎确实可以加强黑入门泉的效果,但是目前无法对产生暴露副作用的特勤提供帮助,因此简报提醒特勤应该特别小心,并第一时间通知该机构。[DOC]

2/18/14

Stein Lightman发布帖子,附言:
 我逐渐得到可信的报告声称在《浸视界》扫描器中出现了塑造使连位符。既然有很多人很关心这件事,我的推荐是持谨慎但积极的态度。我们必须以开放的态度进行研究。我很高兴看到任何来自你们的观察。
[POST]

2/18/14

Olive Lynton-Wolfe发布帖子,附言:
 我对那些断言我是将塑造使连位符加入扫描器的幕后操纵者不予置评。
更多的启明即将到来。
随后,他对特勤的评论选择性地进行了回应。对于特勤Daniel Beaudoin的评论,OLW说他“从未停止过(启明)”。对于Nikolas Moore的关于他被Roland Jarvis洗脑的评论,OLW回复“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披着羊皮的狼这个故事么”?对于Paul Dorchak的评论,OLW回复“(XM)当然(可以被控制)”。

2/18/14

Misty Hannah发布帖子,附言:
 不要排除一种可能,那就是在这个新的连位符程序中,存在一种跨纬度的干涉。我最近在这些乙醚(或者你更喜欢叫它XM)中看到了一些未曾预料到的东西。我不会说这是Carrie在坟墓中向外传递信息,但我并不排除这种可能。
[POST]

2/19/14

琥珑环球一份对智科研究的监听稿泄露,通讯双方为Devra Dogdanovich和Ezekiel Calvin。Devra致电Ezekiel,以Hank目前的状况佐证大家正处于危险之中,对于Ezekiel表示无法找到他的情况,Devra说可能是因为Hank并不信任他们。然后Ezekiel询问检疫中心(CDC)是否同意了她的疫苗计划,但Devra反驳“谁跟你说我现在在CDC”?但Ezekiel指出“我可是NIA,Devra”,并询问她是否确定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然而Devra否认并说“这是我所能看到的最好选择,谁知道OLW要干什么”,Ezekiel则说“那取决于Jarvis有多么信任他”,Ezekiel提到他获得了一些他们的通讯,其中一句说道“成千上万的特勤们不久将获得解放”,但是他和Devra都不知道这是这么意思,他甚至无法定位这些通讯的常用源。随后Devra询问ADA是否也在寻找什么,而Ezekiel则说“如果扫描器开始大规模扩散的话(那就是的)”,并表示并不能排除Henry BowlesH. Richard Loeb在暗地里从事这些事情的可能性。于是Devra说道“所以你对他(H. Richard Loeb)正将自己隐藏起来并不买账咯”?Ezekiel则说“我既不卖什么东西,也不买什么东西,我只是感觉这其中有件大事正在酝酿,或许是很多大事”,Devra也同意他的看法。然后Ezekiel问到Devra对Ilya的事情上态度如何,Devra则说Ilya想利用XM来延长人的寿命,“他就是这么看待技术奇点的”,Ezekiel说他与Devra之前在CERN谈过这个问题,“你把它叫做虚像,而且它所将引发的恐惧将与以前的克隆大不相同”,Devra表示同意,最后说“天知道Jarvis是个怎样的存在,但他一定不是自然的产物”,并说“现在,我想要疫苗,我们的赌注太高了”。
在该帖子下的讨论中OLW留了一条回复,说“我对这些没得到启明的人完全没有意识到我正做的事感到鼓舞人心而且十分有趣”。 [DOC]

2/19/14

Yuri Alaric Nagassa发帖分享了一片名为《爱因斯坦可怖的量子纠缠理论是错的》文章,并引用了其中一段附言:
 “在标准的解释中,两个纠缠例子被送往物理学家Alice和Bob所在的实验室。当Alice对其中一个纠缠粒子进行测量的时候,Bob所要测量的纠缠粒子的命运就定下来了。所以一旦Alice告诉了Bob她对那个纠缠粒子的测量结果,那么他立马就知道了他所要测量的纠缠粒子的测量结果。而他根本不需要真的去进行测量。”

一个思维实验:
如果我们对事件观察的顺序是错的该怎样?如果Alice的观察结果由Bob的纠缠粒子所决定该怎样?
[POST]

特别说明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以往文章的图片无法显示,请谅解。

标签

生活纪实 (191) 感想 (114) ingress (54) 软件 (49) 小诗 (35) 梦境 (28) 教程 (21) 科幻 (21) 体会 (20) 杭州 (11) blogger (5) wordpress (5) Google adsense (4) Google voice (3) Chrome (2) Tensorflow (1) 谷粉 (1)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