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弥赛亚》


弥赛亚

------------------------------------------------------------------------------
传说

  -献给中国大地上为史诗而努力的人们

 

    在隐隐约约的远方,有我们的源头,大鹏鸟和腥日白光。

西方和南方的风上一只只明亮的眼睛瞩望着我们。回忆和遗

忘都是久远的。对着这块千百年来始终沉默的天空,我们不

回答,只生活。这是老老实实的、悠长的生活。磨难中句子

变得简洁而短促。那些平静淡泊的山林在绢纸上闪烁出灯火

与古道。西望长安,我们一起活过了这么长的年头, 有时

真想问一声:亲人啊,你们是怎么过来的,甚至甘愿陪着你

们一起陷入深深的沉默。但现在我不能。那些民间主题无数

次在梦中凸现。为你们的生存作证,是他的义务,是诗的良

心。时光与日子各各不同,而诗则提供一个瞬间。让一切人

成为一切人的同时代人,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

  ……走出心灵要比走进心灵更难。史诗是一种明澈的客观。

在他身上,心灵娇柔夸张的翅膀已蜕去,只剩下肩胛骨上

的结疤和一双大脚。走向他,走向地层和实体,还是一项艰

难的任务,就象通常所说的那样--就从这里开始吧。

 

一、老人们

    白日落西海

                    -李白

黄昏,盆地漏出的箫声

在老人的衣诀上

寻找一块岸

向你告别

 

我们是残剩下的

是从白天挑选出的

为了证明夜晚确实存在

而聚集着

白花和松叶纷纷搭在胳膊上

再喝一口水

脚下紫色的野草就要长起

在我们的脖子间温驯地长起

群山划过我们的额头

一条陈旧的山岗

深不可测

传说有一次传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脚趾死死抠住红泥

头抵着树林

为了在秋天和冬天让人回忆

为了女儿的暗喜

为了黎明寂寞而痛楚

那么多的夜晚被纳入我们的心

 

我不需要暗绿的牙齿

我不是月亮

我不在草原上独吞狼群

老人的叫声

弥漫原野

 

活着的时候

我长着一头含蓄的头发

烟叶是干旱

月光是水

轮流渡过漫漫长夜

村庄啊,我悲欢离合的小河

现在我要睡了,睡了

把你们的墓地和膝盖给我

那些喂养我的粘土

在我的脸上开满花朵

再一次向你告别

发现那么多布满原野的小斑

秦岭上的大风和茅草

趴在老人的脊背上

我终于没能弄清

肉体是一个迷

 

向你告别

没有一只鸟划破坟村的波浪

没有一场舞蹈能完成顿悟

太阳总不肯原谅我们

日子总不肯离开我们

墙壁赶在复活之前解释一切

中国的负重的牛

就这样留下记忆

向你告别

到一个背风的地方

去和沉默者交谈

请你把手伸进我的眼睛里

摸出青铜和小麦

兵马佣说出很久以前的密语

 

悔恨的手指将逐渐停留

在老人们死去之后

在孩子们幸福之前

仅仅剩下我一只头颅,劳动

和流泪支撑着

而阳光和雨水在西斜中象许多

  晾在田野上的衣裳

被无数人穿过

只有我依旧

向你告别

我在沙里

为自己和未来的昆虫寻找文字

寻找另一种可以飞翔的食物

而黄土,黄土奋力地埋尽了我们,长河落日

把你们的手伸给我

后来张开的嘴

用你们乌黑的种子填入

谷仓立在田野上

不需要抬头

手伸出就结了叶子

甚至不需要告别

不需要埋葬

 

老人啊,你们依然活着

要继续活下去

一枝总要落下的花

向下扎

两枝就会延伸为根

 

二、民间歌谣

    行到水深出

    坐看云起时

              -王维

平原上的植物是三尺长的传说

果实滚到

大喜大悲

那秦腔,那唢呐

象谷地里乍起的风

想起了从前。。。

  人间的道理

  父母的道理

使我们无端的想哭

月亮与我们空洞的神交

太阳长久的熏黑额壁

女人和孩子伸出的手

都是歌谣,民间歌谣啊

十支难忍的神箭

在袖口下

平静的长成

没有一位牧人不在夜晚瘦成孤单的树

没有一支解脱的哥

聚集在木头上的人们

突然撤向大平原

象谷地里  乍起的风

 

(上艹下鸟)和女萝

平静的中断情爱

马兰花没有在婚礼上实现

歌手再次离开我们

孤独的成为

人间最深处

秘密的饮者,有福的饮者

穷尽了一切

聚集在笛孔上的人群

突然撤向大平原

稻米之炊

忍住我的泪水

秦腔啊,你是唯一一只哺育我的乳头

秦腔啊是我的血缘

哭从来都是直接的

支支唢呐

在雪地上久别未归

被当成紫红的果实

在牛车与亲人中

悄悄传进城里

 

我是千根火脉

我是一堆陶工

梦见黑杯、牧草、宇宙

梦见红酋和精角的公牛

  千年万年

是我为你们无休止的梦见

  黄水

  破门而入

 

编钟,闪过密林的船桅

又一次

我把众人撞沉在永恒之河中

 

我们倒向炕头

老奶奶那只悠长的歌谣

扯起来了

昊天啊,黄鸟啊,谷乔啊

扯起来了

泡在古老的油里

根是一盏最黑最明的灯

我坐着

坐在自己简朴的愿望里

喝水的动作

唱歌的动作

在移动和传播中逐渐神圣

成为永不叙说的业绩

穷人们轮流替我哺养儿女

石匠们沿着河岸

立起洞窟

一尊尊幸福的真身哪

我们同住在民间的天空下

歌谣的天下

 

三、平常人诞生的故乡

    天长地久

            -老子

隐隐约约出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

北方的七坐山上

有我们的墓画和自尊心

农业只有胜利

战争只有失败

为了认识

为了和陌生人跳舞

隐隐约约出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

啊,城

南岸的那些城

饥饿、日蚀、异人

一次次把你的面孔照亮

化石一次次把你掩埋

你在自己的手掌上

城门上

刻满一对双生子的故事

隐隐约约出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

小羊一只又一只

在你巨大的覆盖下长眠

夜晚无可挽回的清澈

荆棘反复使我迷失方向

乌鸦再没有飞去

太阳再没有飞去

一个静止的手势

在古老的房子内搁浅

啊,我们属于秋天。秋天

只有走向一场严冬

才能康复

隐隐约约出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

我想起在乡下和母亲一起过着的日子

野菜是第一阵春天的颤抖

踏着碎瓷

人们走向越来越坦然的谈话

兄弟们在我来临的道路上成婚

一麻布口袋种子

抬到了墙脚

望望西边

森林是雨水的演奏者

太阳是高大的民间艺人

隐隐约约出现了平常人的故乡

空谷里

一匹响鼻的白驹

暂时还没有被群山承认

有人骑鹤本野山林而去

只有小小的堤坝

在门前拦住

清澈的目光

在头顶上变成浮云飘荡

让人们含泪思念

怃掌观看

隐隐约约出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

那是叔叔和弟弟的故乡

是妻子和妹妹的故乡

土地折磨着一些黑头发的孤岛

扑不起来

大雁栖处

草籽沾血

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四匹骆驼

在沙漠中

苦苦支撑着四个方向

他们死死不肯原谅我们

上路去、上路去

群峰葬着温暖的雨云

隐隐约约出现了平常人诞生的故乡

 

四、沉思的中国门

    静而圣

    动而王

          -庄子

青麒麟放出白光

三个夜晚放出白光

梧桐栖凤

今天生出三只连体动物

    在天之翅

    在水之灵

    在地之根

神思,沉思,神思

因此我陷入更深的东方

兄弟们依次狰狞或慈祥

一只红鞋

给菩萨穿上

合掌

有一道穿透石英的强光

她安祥的彩虹

自然之莲

土地。句子。遍地的生命

和苦难

赶着我们

走向云朵和南方的沉默

井壁闪过寒光的宝塔

软体的生命

美丽的爬行

盛夏中原就这么过了

没有任何冒险

庄稼比汉唐陷入更深的沉思

不知是谁

把我们命名为淡忘的人

我们却把他永久的挂在心上

在困苦中

和困苦保持一段距离

 

我们沉思

我们始终用头发抓紧水分和泥

一个想法就是一个肉胎

没有更多的民间故事

远方的城塌了

我们就把儿子们送来

然后沿着运河拉纤回去

载舟覆舟

他们说

他们在心上铸造了铜鼎

我们造成了一次永久的失误

象是在微笑时分


挡住无数的文字和昆虫

灯和泥浆

一直在渴望澄清

他从印度背来经书

九层天空下

大佛泥胎的手

突然穿过冬天

在晨光登临的小径上漫步

忏悔

出其不意的惊醒众人

也埋葬了众人

中国人的沉思是另一扇门

父亲身边走着做梦的小庄子

窗口和野鹤

是天空的两个守门人

中国人,不习惯灯火

夜晚我用呼吸

点燃星辰

中国的山上没有矿苗

只有诗僧和一泓又一泓的清泉

北方的木屋外

只有松树和梅

人们在沙地上互相问好

在种植时

按响断碑流星

和过去的人们打一个照面

最后在河面上

留下笔墨

一只只太史公的黑色鱼游动着

啊,记住,未来请记住

排天的浊浪是我们唯一的根基

 

啊,沉思,神思

山川悠悠

道长长

云远远

高原滑向边疆

如我明澈的爱人

在歌唱

其实是沉默

沉默打在嘴唇上

明年长出更多的沉默

 

你们抚摸自己头颅的手为什么要抬得那么高?

你们的灶火为什么总是烧得那么热?

粮食为什么会流泪?河流为什么是脚印?

屋梁为什么没有架起?凝视为什么永恒?

 

太阳

--

(诗剧。选自其中的一幕)

 

地点:赤道:太阳神之车在地上的道

时间:今天。或五千年前或五千年后

      一个痛苦、灭绝的日子。

人物:太阳、猿、鸣。

 

1、司仪(盲诗人)

    “多少年之后我梦见自己在地狱作王”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味--

在幽暗的日子中闪现

也染上了这只猿的气味

和嘴脸。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不像但丁:这时候没有闪耀的

星星,更谈不上光明

前面没有人身后也没有人

我孤独一人

没有先行者没有后来人

在这空无一人的太阳上

我忍受着烈火

也忍受着灰烬。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我还爱着。虽然我爱的是火

而不是人类这一堆灰烬

我爱的是魔鬼的火  太阳的火

对于无辜的人类  少女或王子

我全部蔑视或全部憎恨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味--

我还爱着。在人类尽头的悬崖上那第一句话是:

一切都源于爱情。

一见这美好的诗句

我的潮湿的火焰涌出了我的眼眶

诗歌的金弦踩瞎了我的双眼

我走进比爱情更黑的地方

我必须向你们讲述  在空无一人的太阳上

我怎样忍受着烈火

也忍受着人类灰烬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味--

我还爱着:一切都源于爱情。

在人类尽头的悬崖上

我又匆匆地镌刻第二行诗:

爱情使生活死亡。真理使生活死亡

这样,我就听到了光辉的第三句:

于其死去!不如活着!

我是在我自己的时刻说出这巨话

我是在我的头盖上镌刻这句话

这是我的声音  这是我的生命

上帝你双手捧着我像捧着灰烬

 

我要在我自己的诗中把灰烬歌唱

变成火种!与其死去!不如活着!

在我的歌声中,真正的黑夜来到

一只猿在赤道中央遇见了太阳。

 

那时候我已被时间锯开

那神。经过了小镇  处死父亲

留下了人类  留下母亲

故事说:就是我

我将一路而来

解破人类的谜底

杀父娶母。生下儿女

--那一串神秘的鲜血般花环

脱落于黑夜女人身下。

一切都不曾看见

一切都不曾经历

一切都不曾有过

一切都不存在

 

人类母亲啊--这为何

为何偏偏是你的肉体

我披镣带铐。有一连串盲目

荷马啊,我们都手扶诗琴坐在大地上

我们都是被生存的真实刺瞎了双眼。

人,给我血迹,给我空虚

我是擦亮灯火的第一为诗歌皇帝

至今仍悲惨地活在世上

在这无边的黑夜里--

我的盲目和琴安慰了你们

而他,他是谁?

仿佛一根骷髅在我内心发出的微笑

 

我们  活到今日总有一定的缘故。兄弟们

我们在落日之下化为灰烬总有一定的缘故

我们在我们易朽的车轮上镌刻了多少易朽的诗?

又有谁能记消  每个人都有一条命

--活到今日,我要问,是谁活在我的命上

是谁活在我的星辰上、我的故乡?

是谁活在我的周围、附近和我的身上?

这是些什么人  或什么样的东西?!

等我追到这里

荒漠空无一人

我在河边坐下

等你等了半天

河水一波一波

斧子已被打湿  斧子沾满水滴

暗哑的地铺上

忽明忽暗火把

照着满弓一样的乳房

那是什么岁月

我血气方刚

斧子劈在头盖骨  破碎头盖骨

从这一头飘到那一头

孕育了天地和太阳

那是什么岁月

青草带籽纷纷飘下

 

那时候我已经

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那时候我已经来到赤道

那时候我已经被时间锯开

两端流着血  锯成了碎片

翅膀踩碎了我的尾巴和爪鳞

四肢踩碎了我的翅膀和天空

这时候也是我上升的时候

我象火焰一样升腾  进入太阳

这时候也是我进入黑暗的时候

这时候我看见了众猿或其中的一只

回忆女神尖叫--

这时候我看见了众猿或其中的一只

 

2、太阳王

 

我夺取了你们所有的一切。

我答应了王者们的请求。赦免了他们的死。

我把你们全部降为子民。

我决定独自度过一生。

 

赤道,

全身披满了大火

流淌于太阳的内部。

太阳,被千万只饥饿的头颅抬向更高的地方

你们或者尽快地成长,成为我

或者隶属于我。

隶属于我的光明

隶属于我的力量

 

这时候我走向赤道

那悲伤与幻象的热带  从南方来到我的怀中。

我决定独自度过一生

我景一只地幔的首领  缓慢地走向赤道

赤道,全身披满大火,流淌于我的内部

我是地幔的首领

一群女儿是固体在高温下缓慢流动着的。

她们在命运之城里计算并耗尽你生命的时辰

暴露在高原的外表

那些身处危险

那些漆黑的人们

那些斧子形的人

三只胃像三颗星来到我的轨道

 

你们听着

让我告诉你们

你是腐败的山河

我是大火熊熊的赤道

你是人类女儿的伴侣

我是她们死亡的见证

你是惆怅的故乡  温情的故乡

你是爱情  你是人民

你是人类部落的三颗星辰

我只是、只是太阳

只是太阳。你们或者长成我

或者隶属于我

 

让我离开你们  独自走上我的赤道  我的道

我在地上的道

让三只悲伤的胃  燃烧起来

(耶稣  佛陀  穆罕默德)

三只人类身体中的粮食

面朝悲伤的热带吟诗不止

 

让我独自度过一生  让我独自走向赤道

我在地上的道。面南而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我为什么突然厌弃这全部北方、全部文明的生存

我为什么要  娶赤道作为妻子

放弃了人类儿女。。。分裂了部族语言?!

人们啊,我夺取了你们所有的一切。夺取了道。

我虽然答应了王者们的请求、赦免了他们的死.

让我独自走向赤道。

让我独自度过一生。

 

其它诗歌的杯子纷纷在我的头颅里啜饮鲜血。

我一生如昔。

 

是天上血红色的轴展开

火红的轮子展开

巨型火轮  扇面飞翔  滚动

赤红色光带摇晃  使道燃烧

--你在地上也感到了天空的晕眩

我一如往昔。

我的太阳之轮从头颅从躯体从肝脏轰轰碾过。

接着,我总是作为中心

一根光明的轴。出现在悲伤的热带

高温多雨的高原和大海

我是赤道和赤道的主人

在热带的海底  海的表面

斩断了高原的五脏

于是我在刚果出现

我的刚果河!两次横过赤道

狂怒地泼开。。。赤道的水。。。如万弓齐放

像我太阳滔滔不绝的语言

在四月和十月  我经过天顶  深深的火红的犁

犁头划过  刻划得更深

仿佛我将一只火把投进了他的头骨嘶嘶作响

那时候赤道雨啊

赤道的雨可以养活一切生灵!

 

仿佛我将一只火把投进了他的头骨嘶嘶作响

这是我儿子的头骨。这是我和赤道生下的儿子

我俯伏在太阳上  把赤道紧紧拥抱

我双膝跪在赤道上  我骑在赤道上

像十个太阳骑在一匹马上

十个太阳携带着他们的武器

生存的枪膛发红灼热

那是我的生殖  那是我的武器  那是我的火焰

我俯伏在太阳上  把赤道紧紧拥抱

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  你在何方?

 

那时候我走向赤道

雷在你们头顶不断炸响

我在这瞬间成为雨林的国王、赤道的丈夫

我在这一瞬间成为我自己  我自己的国王。

这就是正午时分

这就是从子夜飞驰而来的正午时分。

(地平线在我这太阳的刀刃下  向上卷曲

千万颗头颅抱在一起。咬紧牙关

千万颗头颅抱在一起仿佛头颅只有一只

地平线抱在一起仿佛一只孤独的头颅

又纠结一团仿佛扭打在一起)

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  你在何方?

 

你的头骨--那血染的枷铐

头颅旋转

空虚和黑暗

我看见了众猿或其中一只

 

3、猿

 

。。。空虚  黑暗

我像是被谁  头脚倒置地扔入大海。

在海底又被那一场寒冷的大火

嘶嘶地烧焚

我越长越繁荣

几乎不需要我的爪子  我的双手  我的头骨

我的爪子完全是空虚的。

我的手完全是空虚的、

我的头骨完全是空虚的。

你们想一想  在赤道  在伟大的赤道

在伟大、空虚和黑暗中

谁还需要人类?

在太阳的中心  谁拥有人类就拥有无限的空虚

我是赤道上被太阳看见的一只猿。

 

我就是那只猿。我就是他

他出生在很远的南方  他是王国的新王

他离弃了众神  离弃了亲人

弃尽躯体  了结恩情

血还给母亲  肉还给父亲

一魂不死  以一只猿来到赤道。

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和子孙。

他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爬过。在他身上醒来  在一只猿身上

醒来  在他身上隐隐作痛

他用整整一条命搭起了猿的肉体

走进洞窟。仍隐隐作痛

 

幻象的死亡

变成了真正的死亡

 

头飞了  在山上

半个头    走向赤道

(众猿去了喜马拉雅

惟有一猿来到赤道。)

古冈瓦纳  看见自己的身体上

澳洲飞走  印度飞走  南美飞走  南极飞走

(在一片大水之上

一猿的身上飞走了四猿)

特别说明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以往文章的图片无法显示,请谅解。

标签

生活纪实 (191) 感想 (114) ingress (54) 软件 (49) 小诗 (35) 梦境 (28) 教程 (21) 科幻 (21) 体会 (20) 杭州 (11) blogger (5) wordpress (5) Google adsense (4) Google voice (3) Chrome (2) Tensorflow (1) 谷粉 (1)

博客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