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新鲜的

2019年05月的内容

感想

一根芦苇

一根芦苇,一群被动的芦苇。 一位收割者,一群镰刀操纵者。 芦苇是必要的,思考是多余的。 有些时候,芦苇也不是必要的,不是吗? 身旁的,成片的,芦苇,随着风声摆动着。 可是风呢?我明明到了风声,远处的榕树一动不动。 我亦慢慢摆动,直到我以为我感觉到了风。 风,风,好大的风。 身旁呼...

honeyshine 4周前 (05-19) 57℃ 0评论 0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