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自行搭建的贴吧云签到;如发现本模板问题请告诉我,thx

Google的虚拟世界-Ingress

ingress honeyshine 2335℃ 0评论

不知不觉,Google 已经建立了一个千万人参与的游戏


在西藏拉萨工作的特工“井号”接到了一项绝密任务。为了将在 3 月 28 日爆发的一场正面冲突,他提前一周带着内藏拉萨一座建筑数据的数字钥匙坐火车来到上海。

当“井号”来到上海时,另一位特工 Kelvin 已经从香港飞来与他汇合,Kelvin 带了一把来自马来西亚的钥匙。

Kelvin 和“井号”同属一个名为“Resistance”(抵抗军)的组织。27 日,也就是 Kelvin 和“井号”汇合后一周,二十多位立场与他们观点相左的“Enlightened”(启蒙军)特工乘同一架飞机从北京飞往广州,为第二天的交锋做准备。

3 月 28 日中午 12 点 58 分,战斗在广州花城广场展开了:双方共有 600 多人投入进来,周遭的高楼和一次次易手。在战略态势图上,要地在代表抵抗军的蓝色和代表启蒙军的绿色之间来回变换。

尽管现场战况激烈,但在旁观者看来,这场所谓的战斗不免有些滑稽:花城广场现场 600多个人,大多一言不发,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跑到某个建筑物前,时而双手握住手机在附近前后左右的移动脚步,时而纹丝不动地盯着手机屏幕紧张操作。他们大都穿着蓝色或绿色的 T 恤,有些人还带着印有奇怪符号的旗子,想要拍张合照一度还惊动了广州花城广场的保安队伍,尽管这群人看起来行动方式古怪——只是聚在一起……玩手机。

wan

广州 3 月 28 日现场情况,图上是绿军的小分队,图片来自北京绿军 JoYJY

对,根本没有语言上或者肢体上的交锋,就是一群人在花城广场对着不同的建筑物在刷手机。当时参与了战斗的抵抗军领队 Alexrowe 笑着说到。

让 600 多人从全国聚集在一起的这个手机应用名叫 IngressGoogle 旗下的游戏工作室Niantic Lab 出品的一个基于真实地理位置的游戏。

简而言之,Ingress 是给你平日每天来去的路上套了一层虚拟的世界。在这个游戏里,你想要攻击 10 公里外的目标,就必须自己移动 10 公里才行。

logo

在 Ingress 构想的世界里,空气中充斥着一种叫做 XM 带有能量的异域物质,玩家可以通过走路或者骑车到处收集。第一次打开游戏,你还会被要求从启蒙军和抵抗军两个阵营当中选择一方,这里是游戏里唯一带有剧情的选择:启蒙军对 XM 的态度正面,认为其会引导人类进化和前进;而抵抗军,则担心 XM 会驾驭和奴役人类。

而特工的任务,就是为自己阵营圈地。Ingress 将你身边真实的雕塑和建筑设为据点Portal),这便是双方争夺的目标。

为了能够圈地,你需要打开 Ingress 应用,并亲自走到据点附近 40 米的距离内安装共振器。启蒙军侵占的据点就会变成绿色,而抵抗军的据点,就会变成蓝色。因此这两支军队也被简称为绿军或者蓝军。

263389cc3e9b

这就是 Ingress 的游戏截图,左边是绿军正在安装“共振器,右边是被蓝军或绿军占据的据点,白色为中立的据点,还没有被任何一方占据。淡蓝色的小点点,就是空气中的 XM。而它们的背景,便是真实的城市地图。

Ingress 是一个全球游戏。为了活跃游戏社区的气氛,Google 每个月都会挑选几个城市举办 Ingress 的群体活动。3 月 28 日的广州花城广场的活动就是其中一场,代号“证人”(Shonin,日语),主战场在东京的京都,广州是国内唯一参与战斗的卫星城。在 3 月 28 日 Ingress 官方组织的线下活动里,“井号”就因为“圈地”,成为了蓝军的大英雄。

28 日下午 1 点 57 分,“井号”和另外一位蓝军特工 AterLiu 一起连了一个连接西藏拉萨、马来西亚沙巴和浙江宁海县的跨国三角蓝色控制场。这也意味着,在广州所有战事相关的据点都在巨大的蓝色海洋之内,这个举措让广州战斗的蓝军们获得了 200 分的加分,也间接让他们赢得这次线下大战。

e565f3a26a42

南中国当天的覆盖图,图片来自 Google+

参与谋划个大控制场的 AterLiu 在事后统计了一下,为了此次行动,南方的蓝军们提前准备了一个月。包括成都、芦山、安徽、浙江各地在内的 95 名蓝军提前了参与清障行动,让宁海和拉萨这两个点之间没有任何阻挡的蓝绿军连接线和控制场。“其中,为此机票改签的,驱车到乡郊野外的,把自己辛苦建起的控制场毁了的人不在少数。”参与统筹清障行动的蓝军 Lucia 说到。

而在日本京都的主战场,3 月 28 日确是属于绿军的。日本的绿军们在下午 2 点连起了一个南起台湾东北部,北至勘察加半岛的巨大绿色控制场,覆盖了大部分的日本国境。如果从 Google Maps 上看这个控制场,还能看出来地球的曲率,十分壮观。这当中涉及的团队合作和清障难度就更加可想而知。

60d2993504df

 

   图片来自黄诺

这就是 Ingress,当其他手机游戏让你把所有关注放在屏幕上,它则把你拽到了真实的世界里。而更是由于 Ingress 给人们带来一种“占据真实建筑物”的快感,它又被认为是带有自大妄想和“脱宅”属性的游戏。

Ingress 这个游戏的魅力在旁观者看来,也许难以理解:为了参与大战,全国有 600 名玩家从上海、北京、武汉、成都、香港、台湾等地不惜路费成本飞来广州,他们当中有为此翘课的大学生,还有专门请假的上班族。这背后还有几百上千的绿军和蓝军,为了自己军队能在 3 月 28 日当天连成大的控制场,提早一个月在所在地附近到处奔忙。

由于是 Google 出品,Ingress 在国内不能正常访问,需要玩家们自己解决“技术”问题。尽管如此,在国内依然不少人坚持玩 Ingress,还把它当做业余生活的重心。

Ingress 是一个在中国很“难玩”的游戏

“Ingress 玩家的特性就是爱较真。”笔名“久候”的玩家跟《好奇心日报》这么总结道。她正职是科技新闻网站“极客公园”的一名记者。

的确,Ingress 在国内自带了一定的技术门槛:有时你需要为此支付一笔几十到几百元不等的费用来购买 VPN,更多时候,金钱不是问题,持续找到这种联网方式的渠道才是问题。更麻烦的是,使用 VPN 等服务还会影响访问国内网站和服务的速度。

也因此,国内的 Ingress 玩家大部分限制在 IT 或者互联网周边的行业当中,其中 IT 行业的从业者、广告以及新媒体,以及 IT 相关专业的学生,是我们采访中最常见到的玩家类型。

ebaff3b71e24

 

对于大部分 Ingress 特工来说,使用国外的服务和软件早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来自北京工业大学的绿军 Ethan 告诉《好奇心日报》,除了 Ingress,他还使用 Facebook、Twitter 等服务,使用这些“不存在于”中国的互联网服务,是他上初中开始就形成的习惯。

EthanZ 目前在北工大读大二,专业和计算机相关。他也是一个较真的小伙子,例如在给好奇心日报解释 Ingress 相关的专有名词的意思时,他会用标准的英文发音再把官方的词汇念一遍,以确保我们中英文都没有信息不对称。

这样较真的例子还有不少,例如在国内普遍难以使用 Google 服务的情况下,北京的绿军依然在使用 Google 的即时通讯软件 Hangouts 作为交流工具;北京、香港等地的蓝军还各自搭了专门网站,指导新玩家如何能够快速上手和升级 Ingress;进入北京蓝军群的新人们,还会获得附近老成员的线下接头“培训”的机会。这就是我在采访中拿到的纪念礼包——广州 3 月 28 日活动的玩家们自制的明信片和卡片:

528d5ee10540

广州 3.28 大战的纪念品

Ingress 与“脱宅”

尽管 Ingress 本质上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战争游戏,但还有并不那么“刀枪剑影”的玩法。除了战斗之外,Ingress 还有各种不同成就的虚拟徽章,玩家积累的每个操作都可能可以获得徽章。

北京的绿军玩家 Afio 在 Ingress 游戏里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占领没去过的新据点(Portal),这些据点,可能是你原来不曾注意的楼下的小雕塑,也有可能是平常不会去的建筑。

Afio 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产品运营,从 2014 年 7 月 Ingress 推出 iPhone 版本后开始玩游戏。其他绿军玩家叫他“战神”,因为他一度玩得非常疯狂。对于他来说,以下的线路是周末下午再普通不过的运动量:从北京东直门走到太阳宫,再走回来,一路上顺路占领“据点”,来回约 12 公里。而由于他经常会遇到石狮子雕塑做成的“据点”,便对石狮子和建筑产生了兴趣,还因此读了 50 本建筑相关的书籍

今年 1 月,Afio 为了去占领新的据点,跑去了北京市以北 92 公里的密云县龙泉寺去报名参加龙泉寺的“IT 禅修营”,一边听讲佛学,一边占领据点。除此以外,Afio 目前已经十分熟稔北京“六大坛”(社稷坛、先农坛、天坛、地坛、日坛、月坛)的内部环境;更有一次,为了去占领新的据点,他还去八宝山的墓地走了一圈。至今,Afio 访问过的不同据点已经达到了 5224 个。

或许连 Afio 自己都忘了,在玩 Ingress 之前,他还是一个不爱出门的宅男。“叫都叫不出门”就是他的以前的状态。

jianfei

Trevor Clunn 玩 Ingress 前后的照片

更夸张的例子在美国。美国玩家 Trevor Clunn 本来是一个厌倦了普通锻炼方法的超重人士,玩了 Ingress 一年之后,这个游戏让他不断地往外跑,现在已经从 135 公斤减到了 72 公斤。

为了攻击敌军据点而写程序的少年

Ingress 的众多徽章里面,“守卫者”(Guardian)的黑色徽章最牵动玩家们的心。它代表着你在长达 150 天之内都保护这个据点免受敌军的破坏,在早期,升更高级别,这块黑色徽章是必要条件。不少人为了这枚黑色徽章,会占据并每天维护人烟稀少的据点,国内的 Ingress 玩家们把这种据点称之为“成就据点”。

去年 12 月 30 日晚上 11 点,北京的蓝军玩家大猫 Caaat 在厦门出差时被一辆超速的出租车撞倒,然后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车祸之前的几分钟,他才刚刚占据了厦门环岛路附近的据点“鸡蛋脸谱”。大猫占领的最后一个据点,也被蓝绿军有共识地保存起来,4 月 12 日,还写着占有者是 Caaat 的据点刚刚持有超过 150 天,获得了黑色的“守护者”最高级徽章。

还有一位少年因为这个徽章和敌军开战了。

北京蓝军 VuryLeo 最近身陷口水仗中。这位在清华读计算机科学的大四学生,在一个多月之前把一位绿军已经坚持了 140 多天的“成就据点”给炸毁了。对方十分生气,直接当晚就坐火车跑到 VuryLeo 的家乡——江苏徐州,把他在家乡养着的“成就据点”也给炸掉了。

这事情让 VuryLeo 十分恼火。于是他利用自己计算机技能跑了一个程序:运用 Ingress 官方提供的国际据点地图,计算出每个北京绿军即将达到 150 天的“成就据点”,然后把已经占据了 140 多天的绿军据点都炸掉。为此,他坐火车去宣化的热电厂,周末跑去秦皇岛……

这位大学生称自己除了 Ingress 之外目前没有别的兴趣。他最近都是早上 7 点出门,玩到晚上 11 点才回寝室睡觉。因为炸了不少绿军的“成就据点”到处树敌,VuryLeo 还曾经在 3、4 点的半睡半醒之中被 Ingress 的推送声音吵醒——有绿军特工在这个时候跑到他的寝室附近轰炸他的据点。

“在我出国之前,就是要把绿军的即将拿到黑牌成就 po(代指“据点”) 都拔掉。” 今年 9 月,VuryLeo 就要到 Google 工作了,而这家科技巨头也正是 Ingress 背后的金主。

Ingress 的缘起

Ingress 其实是 Google 一个“内部创业项目”,它的领头人来自前 3D 地球概览模型公司 Keyhole 的创始人,也就是 Google Earth 项目的创始人约翰·汉克(John Hanke)。

2004 年,Keyhole 公司被 Google 收购,后来发展成 Google 内部的地球概览图项目 Google 地球,而汉克本人也因此加入了 Google,但在加入公司之后就沉寂了好几年。2011 年,汉克有了一个新的游戏点子,想要离职重新开始创业,但他当时就被 Google CEO 拉里·佩奇(Larry Page)挽留了下来。于是,就有了 Niantic Labs,Ingress 游戏的开发公司。2012 年,当时 Google Glass 风头带起的增强现实之风势头正盛,汉克就将增强现实和 Google 地图数据优势合在一起推出了 Ingress。

也许国外玩们家更加接近 Ingress 完整的运作方式:有剧情的小说作为开始,还有线下活动,线下活动的优胜方(蓝军或者绿军)又会影响剧情玩家以及剧情发展。不过,与一些游戏红了之后推出周边产品或者小说不同,Ingress 的衍生产品和游戏进程是并行的:

2012 年年底开始,YouTube 上每周更新的 Ingress Report 节目,报道全球 Ingress 线下活动的情况和剧情玩家们的据此的剧情改变;几乎在同时,Niantic Labs 的神秘网站也上线,每周开始更新有各种 Ingress 故事前身的线索。

2013 年 3 月,Niantic Labs 与媒体公司 @lantis 合作,推出 Ingress 为主题的科幻小说 The Alignment Ingress,讲述了电视节目编导 John Hank(这和创始人 John Hanke 的名字真的没有关系吗?)感应到 XM 的故事;两个月后,第二本关于 Niantic Labs 的小说 The Niantic Project: Ingress 也推出了。前一阵子还有传言称,Google 还可能会为了满足 Ingress 玩家而推出电视剧

除了游戏本身的竞技性,Ingress 的火爆与这些周边衍生的产品和线下活动不无关系。《好奇心日报》还了解到,Niantic Labs 从项目一开始就找外部的媒体公司合作产生内容。

Thomas Greanias 是一位流行小说作家。2012 年,Thomas Greanias 参加了 Niantic Labs 在加州比佛利山庄举行的“创意交流会”,他的公司 @lantis Media 成为了第一批被招进 Ingress 项目组的媒体公司。

双方的合作目前仍在进行当中,Thomas Greanias 还在为 Ingress 的里面的人物写衍生出来的新小说。

“前期会有一些游戏的框架沟通,但小说的情节和人物的个性最后是由我们来决定的。为了保持一致,Niantic Labs 对小说人物名字、小说名字有着最终的决定权。”Ingress 游戏小说 The Alignment Ingress 的作者 Thomas Greanias 告诉好奇心日报。

尽管耗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开发和经营 Ingress,但这个游戏“公平”机制也决定了它不可能给 Google 带来很多钱:和鼓励玩家在虚拟世界花钱寻找成就感的游戏不同,Ingress 并没有任何付费内容的选项,而且由于游戏世界里的位置与现实世界直接对应,用户有钱也没法瞬间转移。而目前,我们只看到了 Ingress 少量的商业化尝试。

  • 法国的保险公司安盛(AXA)与 Ingress 和合作:Ingress 推出了一个防御盾道具,取名为 AXA Shield(安盛之盾),而安盛在全球两万家分店,也会变成 Ingress 当中的“据点”,玩家入侵这个据点,就能够拿到安盛之盾。
  • 买果味水饮料的 Hint 在饮料当中藏有了 Ingress 的密码,买水输入密码之后,可以获得 Ingress 的道具礼包;
  • 森海塞尔推出了 Ingress 款式的耳机 Momentum,分别有蓝色和绿色两款,代表抵抗军和启蒙军两个阵营。

也许 Google 肯继续烧钱的原因,就在于 Ingress 上那些粘性极高的粉丝们。目前,Ingress 在全球已经有 1000 万次下载,去年年底达到 700 万全球玩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 LBS 游戏。对于不少“硬核”的 Ingress 玩家来说,一天在 Ingress 上玩超过 10 小时也并不奇怪。

“之前因为不用坐班,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玩 Ingress。”绿军特工 Afio 去年都是在各种公园和据点较多的地方上班,用手机回复邮件或者电话沟通工作,然后随身佩戴 4 个充电宝,好让他的手机一整天都充满电力。

而对于不少玩家来说,让他们持续玩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和其他玩家的真实接触。区别于所有的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Ingress 一定程度上把玩家们拽到了真实世界的地点当中而不是把他们绑架在电脑桌前——对于我们采访中遇到的大部分人来说,据点是蓝是绿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那些因为游戏而碰到遇到的人才是。

只要你在玩 Ingress,那么无论蓝绿,你都会有很多机会碰见其他玩家们——在同一个“据点”附近,或者在对方攻击你的据点之时,在《好奇心日报》的采访过程中,我们听到了太多这样的故事:

北京的绿军情侣 JoYJY 和 Nihiler 因为去年 5 月份北京的线下活动而走在了一起;广州的蓝军“兔子”在 3 月 28 日大战之后,在 Google+ 上收到一封来自香港的表白信,对方就在大战当天跟她匆匆地见过一面。

在北京从事广告行业绿军 BigError 告诉《好奇心日报》,他除了陪老婆和工作之外的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被 Ingress 游戏给占据了。“在 30 岁之后,改变我生命的两样东西,一是摄影,二就是 Ingress。”在北京做 IT 售前工作蓝军邓萌这么跟我们说道,邓萌现在一大部分的交际圈子和业余时间,都花在了 Ingress 上。去年,他还帮忙策划另一位蓝军 Alexrowe 的求婚仪式。

在世界的其他角落 Ingress 的玩家们不论蓝绿地协作一些基于据点的艺术作品——心形、飞龙,花朵、南瓜……它们就像城市里面的“麦田怪圈”。

3ccea710d4db

至少到现在为止,Ingress 项目负责人约翰·汉克对于这个游戏的目标已经达到了:

我们希望这个游戏能鼓励人们往外探索,遇见其他特工。这是让我们最满足的事情。

 

文本为转载,查看原文请转回:好奇心日报

 

 

转载请注明:记忆反射弧 » Google的虚拟世界-Ingress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