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使用自行搭建的贴吧云签到;如发现本模板问题请告诉我,thx

冰煮心

故事慧 沙扬娜拉 1022℃ 0评论

绞心的胃痛,把我从午睡中扰起。很快,午饭砂锅面的麻辣味儿涌了上来,从肚子到脑袋全都昏沉起来。我爬起来,四周黑的看不见,听不见。下意识看了手机,16点26分。

这里只是平凡的大学女生宿舍,一所只有一座教学楼的二流学校,坐落在秦皇小岛。此时,中国的北方都下了雪,唯独这里,逼人的冷和肆虐的雨。舍友在哪里?为什么只有我一个?我不记得。只记得临睡前和妈妈开了视频,淘宝网上选鞋子,然后眼皮就沉了,就没有了意识。我在搜寻,所有有人气的东西,比如手机和电脑。天,没有,空空的联系人,就像我空白的大脑。一个灵魂过来了,他说,这就是世界末日。只有你,唯有你。

我不信。我望着窗外,为什么是水还是水?孤独的教学楼 ,没有亮一盏灯。我冲出去,穿着睡衣,恐惧的不知道还能带上什么。原来楼栋内只有我的脚步声,唯一的脚步声。顿时,所有的汗毛全都颤栗了,冷风吹进了骨,我晕了,沧桑中茫然。真的,只有我,这个世界,是我的。

好的,我可以不去想那些凌乱的人和事儿了。我笑,大笑。你们的种种,有的没的,过去吧。你的功利名碌被淹埋了,你伤心吧。你的甜蜜未来没了果儿,你失望吧。你的预算,你的痴想,你的狂妄,你的精明。水蒸气般的蒸腾了的你,走了吧?我现在周围的海,就是你们不愿离去的泪?
好吧,一个人,还用得着在乎什么?我还记得睡前妈妈的脸,还有那句舍友说过的,你和妈妈好像。我没哭,但我心颤了。女人的生命,是可以延续的。活着,因为我爱那个为我变老的女人。我抚摸着,冰冷没血色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内心也会没了颜色。走吧,也是一种解脱。希望生前最后一秒,不是在病榻上,而是在全家的餐桌边。最好嘴里还含着妈妈的饭,听爸爸打一个饱嗝,和姐姐寒蝉几句话,那样精神和物质上都会满足。

想远了。我还在这里,没有人。夜色,冲刷地惨黑。哭,是给别人看的。真正一个人的时候,语言和表情都是徒劳的。我开始想着那些人和这些人的话:女人就是矫情。活着就是装。看穿不看透。整的这么伤感,让人看你的笑话。好吧,20年的课程,无数的过客给我上过。现在,我一个人也记不起来,只有这些有表情的的话。从现在起,不会有了,我的生与死,好与坏,卑微如同小草,任由枯萎,任由发臭,腐烂。我伤,但是我哭不出来。我不想变成那无情海里的一滴,把这里的一切淹没。

突然,她们回来了,我的舍友,那些我刚刚认识几个月的姐们儿。我哭了,可笑的像小孩子。她说,看看你强悍的外表,也有哭泣的时候,一定要照下来。她们说,吃药,喝水。那时,我不愿再装作习惯孤独。原来,这里,我还是爱。我爱你对我的苛刻,我爱你的渺小和简陋,我爱你的冰冷和莫然,我还爱你给的折磨。人就这么贱,信不信由你。

晚饭,水煮鱼,火锅鸡,冰煮心。

 

–沙扬娜拉

转载请注明:记忆反射弧 » 冰煮心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